校霸错一题学霸就捅一下 校霸被学霸c到说不出话

Posted On By admin

  苏甄婧面色一僵,反射性就想把手抽出来,她巴不得校霸去死,又怎么会关心她!

  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压下心头的厌恶,勉强露出一丝笑容:“怎么会呢?六妹妹许是误会了,我与母亲都是极关心你的。时间不早了,我们赶紧上马车吧,书院的先生最讨厌学生迟到。”

  说话间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,率先上了马车。

  因为苏凤成的缘故,魏氏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苛待校霸,竟也为她特地准备了一辆马车,虽不如苏甄婧的精致却也是好木料好做工。

 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行向黎章书院,黎章书院乃是太祖皇帝特立的女学,但凡是京中五品官员以上的女儿,都可以进入黎章书院学习。

  黎章书院对面便是太学府,太学府中都是天子门生,三品以上的世家子弟才能进入,且每三个月都会考核一次,考核不通过者就算是皇子都得滚出去,太学府中没有庸才。

  校霸刚下马车就听到一声嘲讽:“呦,这不是那个死缠着五皇子不放的丑八怪吗!?怎么还有脸来书院!”

  书院门口本就人来人往,这一声嘲讽尤其引人注目。顺着声音看过去,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站在苏甄婧身旁,长得颇为俏皮,广袖流云长衫,牡丹花色的百褶裙遮盖住了鞋面。神情孤傲,眼里隐隐流淌着不屑和讥讽。

  对这样一个小姑娘,校霸提不起丝毫兴趣,抬脚跨入书院,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。

  那少女似是急了,一把拽住校霸,趾高气扬:“喂!我跟你说话呢!”

  校霸眼中闪过一丝恼色,这小丫头还蹬鼻子上脸了!

  转头冷冷地看着她:“放手。”

  少女被她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,手不由自主地松开。

  校霸伸手掸了掸被她抓过的地方,继续朝书院里走。

  少女脸登时铁青!她还从来没有这么被人下过面子!刚才居然被校霸吓住了!被一个低贱的丑八怪吓住了!校霸!你给我等着!

  校霸并不理会身后发生的事,脚步不停,根据记忆中她所在的乙子二等班行去。

  行过一道院墙时,忽而止步,耳边传来凌厉的破空声。

  校霸想躲避已经来不及,只听“咻!”地一声。

  只觉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击中,被带退几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啊!”周围一些路过的学生尖叫一声,有些惊慌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校霸。

  此刻校霸的发髻上插着一支长箭,一头青丝散了大半,垂落在额前和耳边,凌乱无比,很是狼狈。

  然而校霸却并不在意发型,她在意的是她的屁股!刚才那一跌,她的屁股好疼啊!

  偏头看向那道院墙,眼中满是恼恨,刚才的箭就是从那里射过来的!墙的那边是太学府!很明显是那边的男学生干的!

  众人的视线也望向了院墙,好些路过的学生都聚到这边来看热闹。

  太学府经常会有男学生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挑逗这边的女学生,只不过他们大多有分寸,从不做过分的事,所以两边的先生和院长也不曾管束过。

  没想到这次居然有人敢直接射箭过来,而且还射中了京城有名的丑八怪头上!

  果然,不多时就听到那边响起一阵脚步声,听起来应该有五六人。

  院墙上,探出一张稚嫩的脸,看了看地上的校霸,转头发出一声惊呼:“哎呀!薛二哥你射中人了呀!”

  那边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:“射中谁了?”

  接着,学霸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就出现在了院墙之上,看着坐在地上的校霸,很是惊讶:“唔……还真是射中人了!”

  场面一度陷入沉寂,学霸盛名太过,京城里别说公子怕他,连这些小姐也是又怕又爱。

  毕竟像他这样容貌无双,才华无匹的少年郎又有几个姑娘不爱呢?

  校霸是没想到学霸居然也是太学府的学生,她以为以学霸单挑过状元郎的架势,是绝对不会看上太学府的!

  学霸见校霸半晌都没有反应,眉头瞥了瞥,单手一撑墙头,翻越过来,引起一片惊呼。这要是被先生发现,一顿竹条炒肉准跑不掉!

  “你没事吧?”学霸径直向校霸走来,伸出手想扶她起来。

  校霸也没矫情,屁股是真的疼,不然她早爬起来了!

  把手搭在学霸手里,顿时凉得一哆嗦下意识就要缩回,学霸却已经一把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起,旋即又快速放开。

  “受伤了?”学霸皱眉,他看出校霸的站姿有些不对劲。

  校霸瞪他一眼:“没事你乱放什么箭!”

  “还有力气瞪我也就是没事了?”学霸自动忽略校霸话中歧义,只顺着自己的话头说。

  说着还伸出手拔出了校霸头上的箭,好好的发髻彻底散开,墨发柔顺地铺在后背,如上好的锦缎,在阳光下折射出柔光。

  校霸摸摸散开的头发,更加懊恼,这么披头散发的让先生看到,治她一个无礼之罪,她可真是没地哭!本来名声就差,这下直接就为负数了。

  可学霸有可能是她的救命恩人,并且上次在大街上也算帮她解了围,她总不好因为这次误射就翻脸吧。

  不能翻脸就只能憋着不发作了,揉揉屁股,她正准备离开。

  学霸却叫住她:“你等等!”

  校霸顿住脚步,回头好奇地看着他。

  “误伤你是我的不对,如果不做点什么我良心难安。”学霸眉眼透着一股认真,很是诚恳。

 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,她们听到了什么?学霸居然会因为误伤而良心不安!?这简直比听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还不可思议!

  就连院墙上趴着的几个脑袋都是一脸愕然,天呐!他们是没有睡醒出现幻觉了吗?还是在做梦啊!

  校霸也有些错愕,正要开口说“算了”。

  便见学霸伸手在广袖中掏了掏,掏出一团白绒绒比巴掌大一些的毛团子。

  不知为什么,校霸脑海中划过那只大白兔,这次该不会又是什么别的动物吧?

  还不等她收回思绪,手中一沉,学霸已经把那个毛团子塞进她怀里。

  神色有些不舍地道:“这可是我养了三年的小狐狸,叫小花,我把它当成赔礼送给你!”

  校霸嘴角一抽,她不喜欢养宠物!真的不喜欢!!上次是大白兔!这次是小狐狸!平都侯府是动物园吗?!!

  校霸尚且有过被送动物的经验都如此反应,其他人的反应更是不必说,一个个活像见鬼了!

  学霸今年十六,这十多年,谁见过他送东西给别人啊!就连皇上寿辰都从不备礼好嘛!

  不远处的苏甄婧和那孤傲少女看见这一幕更是咬碎牙齿,这个丑八怪凭什么能得学霸另眼相待!

  学霸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行为造成多大的影响,拍拍空了的袖子,一跃回了太学府,在墙头上顿了片刻,回眸一笑:“别忘了把我的衣服送回平都侯府。”

  红袍青墙,少年翩立墙头,冬日暖阳洒下一片在他身上,三分风情七分俏,回眸那无意扬起的唇角,更是胜过十月艳阳天。

  看呆了众人,也看呆了校霸。

  人间一个薛子宴,害得百世春秋闲。

  校霸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世人为学霸所做的这首诗,这可是有典故的。

  据说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外来学子经过大离的京城,当时正好赶上百花宴,一日便能看尽长安的四季之景,有感而发作了一句诗“闻见风雨声声慢,何如人间春秋色。”

  意思这世间不会有比四季更出彩的美景,就连风雨声在这美景中都成了衬托。

  可这句诗刚落下,学子便在百花丛中看见了学霸,那时学霸才将将十二岁,稚气未脱,已然衬得这百花黯然失色。

  旁边有京城的公子打趣学子:“怎么样?咱们平都侯府的二公子,可比得上你的春秋色?”

  学子呆呆看了半晌才叹:“人间一个薛子晏,害得百世春秋闲啊!”

  初见学霸,她满心戒备,又因为戴着面具不曾有多大的触动,第二次也不过匆匆一瞥,只觉得这是个极美的人。

  如今第三次,她才真正地领略学霸的风采,不需做其他的,只随意一站一回头,足以!

  “贱人!你居然敢勾/引薛二公子!”尖利的声音打破众人的思绪,那孤傲的少女已然来到校霸身边。

  扬起手掌就要打下去,校霸眼底深处闪过狠戾,她不与这少女计较,少女却三番两次凑上前来。

  在少女巴掌落下之前,校霸先一步给了她一个耳光,“啪!”的一声响亮无比。

  这一巴掌不可谓不用力,打得少女连退几步,差点跌倒。

  “你敢打我!我可是建阳县主!你这个丑八怪居然敢打我!?”少女捂着脸,恶狠狠地瞪着校霸,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。

  校霸吹吹打痛的手掌,掀起眼帘瞥她一眼:“我管你是谁!打都打了,我怕你不成?”

  怀里的小花也抬起头,露出绿油油的眼睛看向建阳县主,龇牙发出低吼声。

  建阳县主气得红了眼睛,不管不顾地扑上来,一定要把校霸打成猪头她才甘心。

  不过她快,小花却比她更快,连校霸都没来得及阻止,就看见小花冲出去扑/倒了建阳县主,四只爪子趴在建阳县主的脸上,一顿乱抓。

  “啊!滚开!畜生!给我滚开!啊!我的脸!我的脸!”建阳县主的惨叫声凄厉无比。